团饭团

查无此人。

傻狗兄弟被小姑娘吊打 真惨

【纯拉郎爽图注意!!】
【弱智redneckDarylx弱智ginger警长】
p2是1870s美国南部重建AU 邦联余孽白左哈里森和大镖客耶茨(什么玩意

【深夜故事时间】Decadance.

“十个分离的思绪片段(所谓Deca-dance),串联起来却没有违和感很流畅。巧合于尼采所谓decadance颓废堕落主义。”


有幸在巴黎歌剧院看到了现场(此处感谢朋友Erina和她的妈妈),当真是三生难忘。虽然我对现代舞的了解只限于广播体操,可以说是非常的一窍不通,但这场舞真是震撼得让人的灵魂质壁分离。


一句话概括:刺破胸膛的对生的热望在舞台上嘶吼起舞。


就讲一讲我最印象深刻的一幕好惹(因为我太弱智,所以我看不懂这个舞蹈的隐喻,而且我也听不懂主持人在说什么(我恨法语.jpg))。将近二十位年轻的男女舞者从舞台上下来,把观众们拉上台去。他们只拉起穿着鲜艳的白发老年人的手,然后邀请他们一起跳舞。最开始观众们还放不太开,就礼貌性地摇摆一下。不过这时的音乐越来越热烈,而且舞者们也孜孜不倦地跳啊跳啊终于把舞台变成蹦迪现场;大家快乐地又蹦又跳,虽然一点美感也没有,但快乐就完事了。一段时间之后,观众们也跳累了,音乐就弱了下来,逐渐转换成另一种风格,像犹太古谣(cue一下以色列舞团),气氛一下子肃穆了起来。


舞者们把观众们送下台,只留了一个女士在台上——另一个舞者紧紧地搂着她缓慢而暧昧地迈着华尔兹的步子。所有的舞者都穿着黑色的西装、戴着黑色的礼帽、踩着黑色的皮鞋,只有宽帽檐下的一张脸被聚光灯照得略显惨白。那位女士的一头银丝落在她穿着粉红色毛衣的双肩上,背对着台下的所有观众,挽着年轻舞者的手与他翩翩起舞。音乐几乎像荒漠上的风了。耶路撒冷。


最后一拍,男舞者揽着女士的腰将她转过身面向观众——神奇地,生命的光辉在她苍老却容光焕发的微笑中迸发开来。所有观众瞬间起立鼓掌。我真的感觉很神奇,舞蹈的张力竟然在这样安静、缓慢的动作中达到最大。传达给所有人的就是生命,向上的、迫切的、渴求的。


散场之后我也没有特别深刻的感觉,但是这玩意儿居然有戒断期,过的时间越长,我越能感觉到有点什么。(有点东西.jpg)


矫情一句:在很多个赶due或者是明明有due却完全不想学习的夜晚里,我总是想起那个站在聚光灯中央的穿着粉色毛衣的银发女士,被对生命的热爱搞得多愁善感,忍不住鼻酸。


(后来还是没学习)


RPS!!!!!!!!!!很雷的!!!!!!!!!!!!!!!

是simlett演员Roukin和Gorman的rps!!!!

我写就是为了满足我自己奇怪的癖好!!!!

还很崩啊!!!!!!!都是我自己乱写着玩的!!!!!!!!!

雷就不要看了!!!!!!!!!!

我打tag是为了蹭热度!!!!!!!很ooc的!!!!!!!!!























S2E07场合。沙雕OOC得很。

 

1.

“那个,我……”Roukin还穿着戏服,坐在Gorman身边递给他一杯咖啡,“很抱歉。刚才NG那么多次。”

Gorman接过咖啡,微笑了下:“完全没有关系啊,这很正常的,尤其是要演一个像Simcoe那样的坏家伙。”

Roukin笑了一声。

 “而且这段也确实很难把握。”Gorman啜了一口,努力避免把饮料弄到胡子上,“不过我很喜欢你的声音。”

“噢。”

“你知道,就是……很Simcoe。”他举起一只手在空中比了比。

“多谢。”Roukin说,“这个形容词有够贴切。”

 

2.

Roukin站在更衣室门口等着Gorman收拾好出来吃午饭,然后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刚进剧组的时候。

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跟一个头一回参加漫展的高中宅男一样盯着微笑着和他握手并自我介绍的Gorman说“我喜欢你的Hermann”。意料之内地,一直友善微笑的Gorman大概露出了半秒钟左右“我的天我以为我不会在漫展以外的地方听到这话了呢球球你摇了我吧”的神情。

果然得站在自己眼前才能发现Gorman先生的个子好像真的不怎么高。(“那肯定是因为你太高了啊!”后来Gorman跟他说。)Roukin在心里暗暗地叫了声小个子前辈。

Gorman出来看见Roukin半笑不笑的表情吓了一跳:“我天,朋友,你在练习角色表情吗?”

 

3.

下午要重新拍上午的NG片段,搞得Roukin莫名紧张。Gorman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什么的,放松点,我感觉你之前已经很进入状态了。”

“谢谢,不过……”Roukin摇了摇头,“能给我点建议吗?”

Gorman挑眉:“当然。你往这边站一点。”他拍拍Roukin身后的墙,“假设你是Hewlett,好吗?你的位置应该就是被堵在角落里。”Roukin点点头。

然后小个子的男人毫无预兆地向前了一步,仰起脸看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怪异的微笑。Roukin下意识后退,后背顶到墙上,吓得一哆嗦。

“就是这个意思,Roukin。”Gorman后退,恢复了平常的表情,眨了眨眼睛,“Simcoe是能吓到别人的。”

“你还可以演这么垃圾的角色??”Roukin挠头,“我以为你的角色都属于像Hermann那样比较纯良的类型呢。”

Gorman嗤之以鼻:“大部分都不是。”

年轻的人跃跃欲试:“我能试一次吗?”

两个人调换了下位置。

Roukin深吸了口气,打量着站在墙边的人。他的衬衫敞着前两个扣子,锁骨相当明显地露在外面。Roukin回忆了下自己之前的部分。

“营救休伊特少校的事就拜托你了,上尉。”

“给我一个吻,我就帮你。”

“……”


Simcoe是个坏家伙。

“我们真的要去救他吗,上尉?”

“当然,我们去找到他。然后杀了他。”


……Simcoe是个垃圾。

Roukin觉得自己手里最好有把刀。他慢慢地凑近,看自己的阴影投在搭档的身上,看他的喉结忽然紧张地蠕动了下。他凑得更近,攥住了Gorman的衬衫领,暗暗使力把他拽起来怼到墙上,后者轻微地抽了口气,显然没预料到。Roukin贴着他的耳朵,故意抬高声调,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带着气音的语气轻轻说:“安娜小姐请我来救您,少校。”

“呃——”Gorman把他推开,脸上发烫,“我觉得这样肯定能过。”

“我在调情。”Roukin说。

Gorman看向别的地方,整理自己的衣领:“Exactly what Simcoe would do before killing someone.”

 

4.

“我以为你去休息室了,old man.”Sean问。

Ian并着腿,手指紧张地敲着膝盖:“有人。”

Seth吃了块曲奇:“休息室里没有人还应该有什么吗?”

“反正不该有Simcoe和Hewlett。”Ian说。

Sean和Seth对视了一眼,明白了Ian的意思:“噢——”是垃圾啊。

补档
张伯伦兄弟
(p1眼睛颜色画错了 就这样吧(?

沙 雕 预 警
没有出现hewlett的simlett成分预警
【Simcoe:你未婚妻真棒
Hewlett:???????】预警(什么

一个饭团。

嗨!感谢您。我是饭团,一个团,叫我什么都好。

我喜欢音乐剧和美国历史,希望有同好鸭(尤其是内战。)

wifu是Burn Hugh Gorman,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白脸小美人,我好喜欢他,嘻。

⚠️我很簧⚠️

直拒D5相关。会拉黑关注我的D5玩家。

lof上只发画/文,想看我的叨逼叨问题日常和真正草稿流奥义摸鱼的勇士们,可以来加我企鹅。

毒 埃 真 好
(想看毒液在爆炸之后重新出现 埃迪终于激动地扑上去一个拥抱的样子(好奇怪 呕
(毒液的獠牙和肌肉(?)真的让我暴爽……

我被他们的爱情感动了
于是马上狗屎派作画

是求救的声音


摘纪录:

“一个真正想死的人,不会再计较人们说什么,一个拿死说来说去的人,以我的经验来看并不是真的想死,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还在......还在渴望爱。”
——史铁生《务虚笔记》


感谢推荐